Android团队人员流失 Android之父今何在

鲁宾被突然架空、奎鲁从谷歌离职、巴拉加盟小米……这让小编想起宋太祖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。或许事件更加柔和,目的也并未为了集权,但谷歌的人事调动,确实让安卓团队物是人非,而且对于安卓之父鲁宾的去向,谷歌更是语焉不详。核心人物不在,安卓将走向何方?

安卓之父

在谷歌安卓的代言人巴拉意外从谷歌离职、加盟中国小米公司负责全球市场之际,相关报道开始纷纷提及“安卓之父”安迪?鲁宾(传说“Android”这个名称,正是来源于“Andy”)的下落,此人是谷歌安卓团队中第一个被调整的高管。人们也意识到,直到今天,鲁宾是否仍在谷歌内部、到底在从事什么事情,仍然是一个谜团。

在鲁宾被突然架空、安卓业务划归到Chrome之后,外界对于谷歌的举动十分不解,并针对两个操作系统的整合趋势做出各种推测。然而时到今日,安卓的整合,仍然是一团雾水,而接二连三的人事变动,腾讯科技认为,此事表明这团雾水背后,有谷歌内部各方的角逐较劲。

美国科技媒体分析指出,首先是鲁宾,接着是安卓“代言人”巴拉,事到如今,对于安卓系统影响力巨大的高层细数离开,对于皮贾伊来说,这意味着如果要对安卓动“外科手术”,所面临的反对声,已经最小化。

沿时间回溯,八月初,有另外一位安卓的重要人物离职。谷歌内部负责维护安卓开源项目的奎鲁(Jean-Baptiste Quéru)在Google+上宣布离职,他的离职,表面上和高通提供驱动程序的小事有关,但是不少人指出,奎鲁长期以来对于谷歌在安卓系统上过于封闭的政策心存不满,他的“开源理想主义”色彩和谷歌的商业运作,似乎产生了某种冲突。

今年三月份,上任之后对公司实施大刀阔斧“变革重组”的CEO佩奇,对表现优异的安卓“动刀”,宣布鲁宾不再负责安卓业务,安卓将整合到Chrome OS部门,由谷歌内部日益受到重用的皮贾伊负责。

根据多家媒体的披露,安卓和Chrome OS虽然同属一家公司,但是两者几乎“老死不相往来”,安卓系统的默认浏览器,一度并非皮贾伊主导的Chrome浏览器,两个系统的不合作态度,由此可见一斑。

佩奇在架空鲁宾时,称“鲁宾自己意识到,现在是时候把安卓的缰绳交给别人,自己在谷歌内部另写篇章。”

从此之后,鲁宾就在谷歌内部销声匿迹。显然,对于曾经开创了全球安卓生态、帮助谷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占得先机的“安卓之父”和“功臣”来说,谷歌对鲁宾的冷淡,令外界看不下去。

在八月初,曾经有媒体引述不具名消息人士称,鲁宾可能在布林掌管的Google X实验室,研发机器人。机器人是这个实验室中除了无人驾驶汽车、上网气球、智能眼镜之外另外一个颇具未来色彩的项目。

对于鲁宾研发机器人的消息,谷歌的女发言人Leslie-Miller的表态是:“我们不会对谣言或猜测进行评论。”

对于佩奇所宣称的“鲁宾主动交棒”,外界显然不认同。美国媒体纷纷分析了鲁宾突然下课的各种原因。其中的一种解释,是鲁宾担心三星电子在安卓阵营的巨大份额,将会威胁安卓的主体性。但是在谷歌看来,硬件厂商的孰强孰弱和自己无关,只要安卓用户多了,安卓就可以成为谷歌互联网应用服务的“接入点”。

另外一种分析称,鲁宾强烈建议谷歌收购摩托罗拉移动,以和三星及苹果相抗衡。谷歌随后支付125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,目的是摩托罗拉的专利资产。但是谷歌后来在摩托罗拉和微软的官司中发现,摩托罗拉的专利价值,被远远夸大,125亿美元等于当了“冤大头”。鲁宾成为这宗“亏本”收购的“替罪羊”,被调整掉安卓的职务。

面对鲁宾被打入冷宫,美国科技媒体都看不下去了。TechCrunch最近评出接替鲍尔默担任微软CEO的人选,其中鲁宾榜上有名,TechCrunch同时强调“科技界都不知道鲁宾现在干什么”。

实际上,在皮贾伊入主安卓之后,其对该业务仍然保持观望态度。与此同时,皮贾伊的Chrome OS,除了零零碎碎的更新升级,其市场渗透率,连安卓的“一个零头都算不上”。

面对无心插柳柳成荫、有意栽花花不开,业内认为,肩负谷歌云服务重大使命的皮贾伊不太可能让这种窘境持续下去,或许安卓高层的陆续离职,预示着安卓一场变革风暴即将来临。